“你说什么!”绿萝俏目瞪圆,顿时鼓起腮帮子道,“好你个林蛋没,我还以为你转性了呢,没想到还是一个无耻下流的家伙,死色狼,听到人家是个处子忍不住了是吧,你去死吧你!”

“就是就是,老大你怎么能这样,太让我失望了!”章郎连连点头。

“闭嘴,再多嘴我把你缝起来。”秦齐翻了个白眼,神色却显得十分认真,“我需要她活着,他们的任务还要继续。”

“你,什么意思?”绿萝一怔。

“他们不是来探查我的近况吗,那就让他们完成任务回去,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任务,应该不会影响到人族。”秦齐道。

“你……”绿萝皱了皱眉。

看来秦齐和魔族的确有着关系,否则魔族不会弄出一个这么无聊的任务,对方的目的应该只是关心秦齐近况,而现在看来,秦齐也很愿意让对方知道他的近况。

绿萝倒也是没有多问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,刨根问底并非她的性格。

秦齐的治愈能力超越绿萝许多,毕竟圣光才是最强的治疗属性,木系稍逊一筹,不过圣光对于魔族而言无异于毒药,所以只能绿萝来。

当下绿萝身上有绿色的光辉流淌而出,极为鲜嫩翠绿,充满了生机。

而得到了这份力量的滋养,那奄奄一息的珊瑚总算是从鬼门关回来,伤势逐渐愈合,并且恢复了神智。

“你们,救我?”珊瑚低语道,无比虚弱。

粉面桃腮海边吹风少女高清图片

不过很快珊瑚便露出了一分嘲弄之意,身为女性魔族,她很清楚自己的价值,也知道不管是魔族还是人族亦或者是妖族,对这一份价值都十分看重,尤其是在她血脉不弱、姿容极美的情况下,更是如此。

很少有雄性可以忍住美丽处子的诱惑,尤其是还能得到巨大好处的情况下。

这些人类救活她,无外乎就是想要得到她的身体,以及那滴源血的力量。

“看来是醒了。”秦齐松了口气,他知道诗诗在关心着他,他不想让诗诗担心,所以他很愿意让魔族完成这个任务。

还好珊瑚还活着,否则这个任务就失败了,诗诗恐怕会一天天担心下去。

秦齐可不想那样,秦齐只希望诗诗乖乖等着他,在他去救她之前,每天都开开心心的活着。

不论如何,起码在诗诗成年之前,诗诗绝不会受到伤害。

“人类,我珊瑚·蓝杰斯,神圣之族的成员,绝不会屈服于你!”珊瑚挣扎着道,她生来的命运便是蓝泽的果实,便是不愿也无用,背后的家族不会允许,如今蓝泽死了,她拥有一次选择的机会,所以绝不会屈服。

“谁管你这个”,秦齐完无所谓的撇撇嘴,“待会儿恢复了你就自己走吧,老子可没空在你身上浪费时间。”

“对了,你这样子能不能回天渊啊,要不要给你安排一下?”秦齐一脸担忧。

珊瑚怔住了,这跟她所想的完不同,这个人类竟然要放了她,这怎么可能,难道这个人类看不出来她乃是一个宝藏吗,亲王氏族的纯血后裔,处子之身,不知能够让多少人类疯狂。

难道,眼前的人类根本不知道她的价值?

但,这也说不通啊,这个人,似乎很想她回到天渊,甚至担心她回不去!

珊瑚有些不知所措,秦齐的行动太不符合常理了,让珊瑚本能的感觉有阴谋在其中。

“你是什么意思?”珊瑚沉声道。

“靠,好心放你走你还怀疑上了。”秦齐无奈,不过本来就要解释一番,倒也不是多出的麻烦,“你放心,我并没有害你的意思,你们此行的目的我也清楚了,而我,就是你们要找的那个人。”

“那个人就是你?”珊瑚一惊。

“没错,所以我的情况你应该已经了解了,你现在只需要回去老老实实的完成任务即可,不需要隐瞒什么。”秦齐道。

“你……”珊瑚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了,这个人类的做法完无法揣度。

即便这个任务很奇怪,但那也是向魔族内部传递一些消息,不管出于什么目的,正常来说不应该是阻止吗,怎么这么人类反而非常希望她回去完成任务?

难道就不怕魔族有什么阴谋?

“哦,对了,这样不行,我写一封信,你也一并带回去,就说是我让你带的。”秦齐道,然后急冲冲的跑到了台阶下蹲着,取出纸笔写了起来。

看那意思,竟然有些兴奋激动的样子,发自内心的雀跃,感觉比得到宝藏激动多了。

别说珊瑚完呆住,就是绿萝等人也是摸不着头脑。

“这家伙,该不会勾搭了哪个魔族女孩吧?”绿萝眯着眼睛,一阵哼哼。

廖天亦和薛凝也是大为惊奇,不过两人都不会多问,秦齐自己有自己的想法,而且他们也绝对信任秦齐,相信他不会做出对人族不利之事。

“老大,你在写什么,让我也看看!”章郎却已经偷偷摸了上去,想要看看秦齐写的内容。

不过“嘭”的一声,章郎的脸就被秦齐直接按到了地底下,没有半分客气。

秦齐写了好一会儿,写了许多内容,不过却都是想到哪写到哪,并不通顺,但却真挚,秦齐让诗诗不要担心他,他过得很好,让她安心呆在天渊,他一定会去找她。

写完之后,秦齐仔细用信封装好,然后珍而重之的交给珊瑚。

“这信要是出了问题,老子就是去天渊,也绝对弄死你,听到没有!”秦齐恶狠狠的道。

珊瑚还是处于呆愣的状态,不自觉的点点头。

堂堂神圣之族,竟然听了人族的命令?

珊瑚不知道,她现在感觉自己对世界的认识出现了偏差,一定是哪里搞错了,打开方式不对,不然怎么会如此不正常?

“你,真的要放我离开,放我这样一个魔族离开?”珊瑚再次确认,甚至自称自己是魔族。

“恢复了就赶紧走行不行,你们魔族都什么办事效率,就这样也好意思称自己是三族之首?”秦齐有些郁闷道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可是你大爷啊,再不走老子弄死你信不信!”秦齐不耐烦的吼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