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安安咬着唇片点了点头:“要啊,我还想再去找份工作。”

“到我公司来上班吧,我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岗位。”洛北渊突然开口,一脸真诚的表情。

“公司是做什么的呀?”乔安安有些愣住,感觉眼前的男人很神秘,她都跟他坐在同一桌上吃饭了,可她对他仅限于知道他的名字和住处。“我公司目前是做建筑行业的,承包了本地的几个大项目。”洛家旗下还经营很多别的产业,可洛北渊来这座城市的工作,主要集中在几个建筑项目上,公家和私人的都有。

“哦?房地产开发?”乔安安总算是明白了一些。

洛北渊不可否认的点了点头:“算吧,公司正在上升期,需要大批人手,如果想过来工作的话,我可以安排到适合的岗位。”

“我大学还没毕业,也没有工作经验,们会招这类人吗?”乔安安美眸瞬间变的亮堂起来,如果能够去洛北渊公司工作的话,那也算是正经工作了。

“如果走后门的话,当然能招进去。”洛北渊见她清澈的眸子带着期许,他忍不住低沉笑了一声。

“走后门?”乔安安俏脸一红,尴尬的看着他:“会招我吗?”

“会啊,不然,我刚才干嘛要提这件事情,是学什么专业的?”洛北渊好奇的问。

“市场营销,洛先生,们现在有房产销售的岗位吧?我可不可以去帮卖房子呀?”乔安安好奇的问道。

“有,有这个部门,不想去更高一点的职位吗?”洛北渊对她又多了一份认识,这个女人还挺实在的,在知道他是公司负责人时,她竟然并没有别的想法。

“唉,其实,我可能没办法去公司工作的,我还要上课呢,要不,就算了吧。”乔安安眼神一暗,发现自己现在不能职工作,只能下午和晚上挤出一点时间来。

白色毛衣空气感美女大秀美腿私房写真

洛北渊俊脸一怔,是啊,她还要上课呢。

乔安安便不敢再胡思乱想了,正好这会儿,她也吃完了饭,便放下筷子:“洛先生,慢慢吃,我吃饱了。”

“怎么就只吃一碗饭?”洛北渊刚才其实只给她盛了半碗,没想到她就放筷子了,难怪会瘦。

“我真的吃饱了。”乔安安饭量不大,加上心情不太好,自然也就没食欲了。

洛北渊看着她走到沙发上坐下,拿了旁边的杂志在翻看,他忍不住自嘲了一声。

男人吃了饭,乔安安快速的过去收拾碗筷,洛北渊也没阻止,他总得给她一点表现的机会,否则,她可能就不来了。

“哐当。”突然,坐在沙发上喝茶的他,听到厨房传来瓷器碎裂的声音。他起身朝厨房走去,就看到乔安安焦急惊慌的弯腰去捡地上的碎片。

“小心。”洛北渊看到那些碎片很危险,忍不住低声提醒她。

可乔安安还是被割伤了,因为,她伸手去捡的时候,正巧看到男人的身影,她惊慌之余,只顾抬头看他,却忘记自己的手指正触碰到碎片上了。

“啊。”乔安安只感觉指尖一阵刺痛,下一秒,鲜红的血就流出来了。

洛北渊无语,他刚提醒她,她就割伤了,有多笨?

乔安安看着自己手指上的血滴的地板上了,她更是紧张的红了眼眶,一个劲的道歉:“对不起,洛先生,是我手脚太笨了,没拿住盘子,这盘子多少钱,我一定赔给。”

“先别说盘子的事情了,跟我出来,替止血。”洛北渊见她也受了惊吓,哪里还管得了盘子的事,看到她纤细手指不断冒出血来,他的心就揪紧了。

乔安安只能红着眼眶,快步的跟他出去,心中暗骂自己笨死了。

男人找来了医用急救箱,先拿了棉签给她压住伤口,乔安安自己不敢用力,男人直接将她手腕握住,亲自上阵。

“嘶……啊,疼。”乔安安倒吸了一口凉气,最终还是因为皮娇肉贵的,忍不了这点疼,眼眶里的泪水,都开始转了起来。

洛北渊看着被自己握着的纤纤玉手,细嫩的仿佛一折就断,肌肤也是泛着富贵的白晰,可见,她从小到大,也是个娇生惯养的女孩子。

但洛北渊也看出来了,乔安安虽然娇贵,可她也正在坚强勇气的面对未来的生活,她在改变,但她寻求不到好的办法。

“好了,不出血了。”洛北渊看着她那止了血的伤口,四周还染着血迹,看上去还是触目心惊。

“对不起,的那个盘子,我一定会赔的,请问,盘子是在哪买的?”乔安安可不想再欠他人情了,自己做错了事,肯定得承担责任。

“国外买的。”男人薄唇玩味的勾了起来。

“啊?”乔安安原本还想赔个一模一样的,听了他的话,一下子萎了。

“我不用赔,正好,那盘子颜色太花俏了,我也正准备换一套,那是我妈给我买的,我本人不太喜欢,如果真想赔罪,要不,明天晚上陪我出去逛逛,给我再挑一套回来,如何?”洛北渊是个讲话的高手,在喜欢的人面前,他讲的永远都是有利于彼此感情推进的话,他不想让乔安安自责,又想多制造一次相处的机会,于是,他就有了这一套说词。

乔安安美眸睁大了一圈,有些蒙圈。

“如果不愿意的话,那就算了,我自己也可以……”

“我愿意。”乔安安见他俊脸闪过一抹失落,立即大声回答。

男人低下头整理着医药箱子,听到她大声又真诚的回答,他薄唇得逞般的勾了起来。

他就不相信,凭他的本事,还不能让这个女孩子乖乖降服。

乔安安刚说完三个字,俏脸一下子就滚烫了起来,自己怎么像是被人求婚了,然后迫不及待的说出这三个字?

“好了,回家去休息吧,我来收拾。”洛北渊慢条斯理的站了起来,低声说道。

“要不,我替把地上的残渣扫一下吧。”乔安安觉的心中有愧,还是想帮点忙。

“不必了,要是再受伤了,该自责的人就是我了。”洛北渊目光含着淡笑,扫了她一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