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样规模的大战,便是她守卫北境百年,也不曾遇到过。

闻言,所有人都是神色一沉,以往北境战场,虽然凶险,但顶多出现一两个天渊十二族的力量,像这样十二族齐动,历史上也只有几次而已。

而那几次,都有人族战神挺身而出,守卫边境,这才没有被魔族攻破边关,可如今,人族战神哪有踪影,又该如何抵挡?

难怪,需要天下征兵。

“关于各家征兵的配额,明日就会下发,希望各家不要藏私,十日之内将战士送到前线!”

“诸位,此次大战,事关人族存亡,还请用命!”红莲沉声道.

“谨遵殿下法旨!”所有人都是齐声大喝。

“很好!”红莲点点头,微微笑道:“们也不用太担心,历史上那几次战役,我们人族都能够守下来,那么这一次,一样不会例外。”

“不要忘了我们人族传承至今,不是因为力量强大,而是意志不灭,薪火相传!”红莲高声道。

“意志不灭,薪火相传!”

这就是人族,最大的信仰,也是最强的力量!

秦齐也忍不住心中热血澎湃起来,不过他与这些人却又有些不同,且不论他乃是穿越过来的,对魔与妖的仇恨并不如这些人,再说那人族薪火,他是真的了解。

妩媚动人的眼线 勾人魂魄

因为继承了人族薪火的女孩,就在月落宗。

当然,继承了魔族天花的女孩,秦齐也认识就是了……

“好了,回去做准备吧。”红莲道,军中做派,不喜欢废话。

当下,所有人都是匆匆离去,忧心忡忡,各自准备去了,至于什么皇族与姬家的博弈,现在看起来算什么,哪有人魔大战来得重要!

魔族破关,那就什么都完了!

“事情紧急,是现在就跟我走吗?”红莲乃是军中之人,一向雷厉风行,根本不想耽搁。

“我还需要回去交代一番,不过定会尽快赶过去!”秦齐道。

“也好,三日之后,会有运兵船抵达百战域,届时便与他们一起乘船进入北境吧。”红莲道。

军方运兵船,可不是一般的船只,而是能够翱翔天际,横渡虚空的天品宝具。

而且每一艘船内部空间极大,足以满足北境现在的兵需。

“是。”秦齐点头。

红莲颔首,不过却又是一笑:“的能力是天生为战场而生的,所以到了战场,一定要好好表现,将的力量发挥出来,记住,军中需要一个神,而我和元帅,都看好。”

军中需要战神,那是军队的旗帜,而人族失去上一任战神已经太久了,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红之战女就是边军的战神。

可她现在说这句话,难道觉得秦齐更适合成为战神?

这怎可能,秦齐就算有系统,但也不认为就能够比得上身为天选之人的红之战女。

而且,元帅又是谁?

秦齐正想要发问,红莲却是走了,没有回答他的意思。

如此,秦齐也只能放弃,不过等到了边境,应该就能知晓一切了。

“早就知道与殿下相识,但却没想到殿下竟然会为了特意来到这里。”绿萝在红莲走后,才忍不住心惊的道。

“殿下不是来颁布法旨的吗?”秦齐道。

“这一次的事情的确重大,关系到整个人族,但人魔大战,压力最大的就是北境,作为北境镇守,觉得殿下需要亲自来颁布法旨吗?”绿萝道。

闻言,秦齐心中忍不住心惊。

事实上,对于红莲这次的出现秦齐很意外,毕竟战女殿下虽然很看好他,但仅仅见过一面,而且那时候他的实力尚弱,殿下应该不至于认定他是不可或缺。

可现在,非但丢下边疆军务亲自来此,甚至有立秦齐为未来战神之意,这里面恐怕有别人的意志,恰好与战女殿下相合。

难不成,就是那元帅?

是那位元帅让战女殿下更为坚定了自己的想法。

可是,秦齐何曾见过什么元帅?

想不明白,也不用去想,被红莲如此看重,又受她恩惠,秦齐这一次,必须要在北境建立战功,不让红莲失望。

“也不知道这一战,会打到什么程度。”姬乾叹了口气。

“魔族势大不假,但我们人族却也不是软柿子,这一次,魔族休想踏入我族疆域半步!”王千羽道,他眼睛明亮,想要出征!

“羽化神朝乃是朝中支柱,这一次恐怕需要分担不小压力,还是快回去吧,不要让爹娘担心。”绿萝开口道,目光来回闪躲。

“不行,明日再回。”王千羽摇摇头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还没回答我,刚才因为需要顾及家族,所以难以真心回答我,现在姬家之危已解,可以认真的回答了,不需要顾忌什么,凭本心就好。”王千羽道,眸子无比澄澈,极为诚恳认真。

绿萝看着王千羽,叹了口气,道:“跟我来。”

说罢,与王千羽离开,而姬家的其他人,也都是匆匆离去,人魔大战将开,姬家一刻也不能耽搁,必须马上开始安排族内战士前往边境。

姬家,后山,成片美景,绿萝和王千羽站在这里,看上去的确是一对璧人,比景色更美。

王千羽神色紧张,眸光十分明亮,正在等待着绿萝的回答。

而远处一株巨木之上,叶悦心正猫在这里偷看,十分的兴奋。

“靠,怎么也来了!”叶悦心无语,看到秦齐贼头贼脑的往上爬。

“我怎么就不能来?”秦齐撇撇嘴,瞪眼道:“把位置挪一挪,我要坐那里。”

叶悦心对着秦齐比了一个中指,不过还是移了个位置,让秦齐上来。

“年轻人,有没有心脏病,我怕待会儿受不了。”叶悦心看着秦齐,忍不住挑眉,戏谑的笑道。

“哼,谁受不了还不知道呢!”秦齐冷哼,看着远处那对璧人,越看心中越是不爽。

“千羽哥哥现在好帅气,是个男子汉呢!”一道极为动听的声音响起,小凰竟也出现了,在此偷看。

“小凰,怎么也来了?”叶悦心忍不住翻白眼。

小凰闻言,有些小脾气,小巧的琼鼻皱了皱,不满道:“之前们不让我出来,不把我当朋友,我很难过。”

叶悦心额上顿时垂下一缕缕黑线,绿萝这么做,是不想把小凰给牵扯进来,现在这妮子好像有点脾气,生气了。

当下叶悦心果断指向秦齐,道:“这是他的主意,他想金屋藏娇,不让出房门!”

秦齐脸色一僵,几乎掉下树去,正要说什么,那边似乎开口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