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龙化成人身的手掌宽厚如山,掌指缭绕风雷,犹如一尊执掌雷霆的雷神,携浩瀚天威,拂向水神印控制的玄重水幕。

玄重水幕重逾山岳,沉闷压抑,给人以坚不可摧之感。但当黑龙大手拍击上去时,水幕却剧烈颤动起来,濒临破碎。

水君心底一沉。

通常时候,黑龙妖身绝对是要强过人身的,毕竟龙躯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。但此时此刻,黑龙身受重伤,人身却能将它的伤势影响降到最低,使得人身的战力反超妖身,这才有了黑龙那凶悍一击。

黑龙手指连弹,就在水幕即将被击碎的时候,水君双目陡然射出两道深蓝色的光芒,符文交织,照在水神印上。接着,他从泥丸宫中祭出一缕鲜血,滴在上面。

“天遗神血,神印破封!”

做到这些,水君郑重其事地将神印祭起,连续拍出一百零八掌。“啵”的一声轻响,像是打开了某种枷锁,神印光芒大盛,洪湖湖水猛然激荡起来。

呼呼!

湖水转动,自十方涌至,为玄重水幕补充后劲。不仅如此,水幕还变得异常黏稠,黑龙掌指拍下,一半的力道被卸去,随即一股蕴有腐蚀之力的黏稠反要将龙臂吞噬。

黑龙心头凛然,到现在它完收起了小觑之心,开始正视这场争斗,认真对待眼前这群”乌合之众“。

一声清啸,黑龙身后隐隐显现出一条黑色长尾。龙尾虚影苍劲有力,抽裂洪湖,对着水幕一甩而过,便摆脱了那股黏稠之力,龙尾再一摆,眨眼退出数百丈远。

然而,水君掌控洪湖,无论黑龙退到何处,只要还在这洪湖内,就无法彻底摆脱束缚。几乎不需要任何时间,身后的湖水再度化作玄重水席卷而至。

校园美女运动场上甜美写真图片

黑龙对此心知肚明,不再以肉身硬撼以柔克刚的玄重水,显化龙族神通。

黑龙轻叱,张口啸出一束乌光,以横扫千军之势荡来,滔天龙力如渊如狱,像一把巨锤狠狠砸向笼罩在仙府上方的光幕。

水君霍然变色,他发现洪湖之水正在迅速脱离水神印的操控。

并非水神印出了差池,而是水君修为远逊黑龙,加之龙族乃水中至尊,黑龙一施展控水之术,登时便压制了水神印。

“噗!”

水君心思阴沉,还不等他有所表示,黑龙自己就先吐了口血。

本是重伤之躯,法力濒临枯竭,如今又强行施展神通,让它伤上加伤。

不过,黑龙别无选择,若不如此,法阵难破。一旦和洪湖众妖缠斗下去,伤势照样会恶化,还不如毕其功于一击,好作计较。

黑龙付出大代价打出的一记神通自是威力绝伦,没有了玄重水幕的困扰,那束乌光携万千浪潮袭至,轰然撞在光幕上,将其倾覆在下。

黝黑浪涛滚滚拍来,浩荡不休。

水君一声令下,“众将!”

仙府众多将领护卫齐声应和,声响如擂战鼓,令人热血澎湃。手中长戈指天,数百股战意凝聚一团,支撑着洪湖众妖的信念,同时有源源不断的妖力补充进光幕里。

众多妖力涌至,光幕就像是吃了一剂大补药,气息大涨,可依旧是颤动不休。

由此可见,黑龙这一式神通是何等威力。

水君目光冷冽如霜,深知此刻正是痛打落水狗的好机会,袍袖一挥,袖中飞出三十多颗珠子,对着黑龙迎面砸去。

“妖丹?!”黑龙眼皮腾腾直跳。

下一刻,诸多妖丹便在龙力浪潮拍打过来的一瞬间齐齐炸开。

轰!

一声无法言述的巨响,众妖耳膜几被震破。

这么多的妖丹同时炸开,威力自然强绝,可也不过是令龙力浪潮稍稍停滞了一下,光芒略有暗淡,随即便又狠狠拍打过来。

“爆!”

水君一声长啸,第一次力出手,浑身法力汹涌而出,却不是打向神潮,也不是击向黑龙,而是对着地面狠狠一拍!

隆隆隆……

动荡声传来,地面震荡,整个洪湖都抖动了起来。

黑龙忽觉一阵毛骨悚然,浑身汗毛倒竖,想也不想就瞬移出数百丈。

这是来自本能的危机感。

下一刻,“砰”的一声响,笼罩在仙府上方的法阵光幕轰然炸裂,阵纹碎片凝聚成一道明晃晃的光束,撕裂神力浪潮,直掠黑龙。

唰!

光束迅如雷霆,没等黑龙反应过来,便洞穿了他的胸口。光束去势不消,继续贯穿洪湖,破水而出,在湖外边的天空炸开,绚丽夺目。

黑龙怔怔低头,看着胸口处那前后透亮的血洞,发出一声愤怒至极的狂啸,神色无比狰狞。

水君见黑龙未死,心中震撼的同时,眸子愈发冷了,一步踏出,如天外飞仙横击而去。

这位洪湖之主一袭蓝衫,飘逸出尘,脑后神光湛湛,温雅神圣,但手下的动作却犀利无比,折扇化作一柄利剑,直取黑龙。

黑龙杀气盈野,肉掌化成龙爪,抓向长剑。

锵的一声,剑爪相碰,水君手臂都麻了,心中凛然,暗叹龙躯之恐怖。

黑龙同样不好受,水君悍不畏死的攻势让他的人身都出现了道道裂纹。

碰撞声不绝于耳,电光石火的工夫,双方就交锋了数十次,看得洪湖众妖目瞪口呆,瑟瑟发抖。

突然,一声惨叫传来,水君极速后退。

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即便”龙游浅水“,黑龙都有着得天独厚的境界优势,眼力、判断力、战斗意识等,都不是水君可以比拟的。上百招过后,黑龙瞅准机会,将水君半截身子都给撕碎了。

黑龙乘胜追击,要一举格杀水君!

水君身体被撕裂,痛得一张脸都扭曲了,见状张口一吐,又是数十颗妖丹疾掠而出。

黑龙心头咯噔一跳,急忙闪避。

妖丹再碎,一朵蘑菇云平地升起,恐怖的神力波动横扫十方,将方圆十里以内的湖水尽数蒸干。

好一会儿,烟雾消散,湖水哗啦啦填补了空洞,场内景象再次清晰。

一条百丈黑龙趴伏在地,一动不动,龙目半开,出气多进气少,整条龙躯都在向外淌血,浸染了洪湖,血腥味四溢。数百丈外,水君燃烧本源,让下半截躯体再生,脸色煞白,手拄残剑,单膝跪地。

突然,水君笑了,发自内心地笑了。

“你我皆是油尽灯枯,你笑什么?难道指望那些废物?没了法阵,它们连本座的龙鳞都破不开。”黑龙不屑,默默运力恢复。

黑龙的境界比水君高,恢复速度更快,只要缓过片刻,它有信心毙掉对手。可又想到水君的狡诈,黑龙龙目半眯了起来。

水君闻言,放声大笑,也不和黑龙解释什么,眼神一厉,大喝道:“恶龙,今日斩你!”

话音刚落,十位新晋府将突然一动不动,双眼无神,面色呆滞,眉心蓦地射出一道神芒,光华照亮了洪湖。

十道神芒交织,化成一尊新水君,风姿俊朗,绝世出尘。

新化出的水君一声清啸,将水君真身抖手掷过来的残剑接住,并指一抹,剑上的碎屑纷纷掉落,露出一把三尺长剑。

长剑初现,整个洪湖就像是进入了寒武纪般,温度骤降。

众妖激灵灵打了个寒颤,凝目望去,水蓝色长剑通体晶莹如玉石,浑然天成,剑身上若有玉汁流淌,剑尖喷薄剑气,寒凛凛有甚三冬雪,冷嗖嗖赛过九秋霜。

新化出的水君似也不敢长时间将剑持在手里,身形掠出,当空一剑。

“九天玄玉剑!”

在水君的大吼中,玉剑剑尖直接剖开防御力超强的龙鳞,从脖颈处直直插入龙躯!

黑龙张口,尚未能发出悲啸,九天玄玉剑剑身一震,寒气弥漫,龙躯上迅速凝出一层冰晶,将黑龙冰封。

一条黑龙,竟成了一座冰雕!

“这……”洪湖众妖目瞪口呆。

屠龙!

水君竟然屠掉了一条龙!

许多生灵不由揉了揉眼,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。心目中的无上存在跌落神坛,让它们觉得像是在做梦。

水君狠狠地笑了,与新化出的水君融合,睥睨洪湖。

众妖俯首,愈发敬畏,不敢直视水君的目光。

哧!

忽地,变故陡生,一枚缭绕神火的黑色珠子从黑龙眉心破开寒冰,朝水君猛地砸下。

“龙珠?!”水君面色骤变,急急用九天玄玉剑抵挡,想撑过这一击。

当!

蕴含黑龙毕生修为的龙珠将九天玄玉剑远远震飞,复一击,便将水君砸成肉泥。

“你……”水君机关算尽,却没能料到这一变故,元神遁出,转身飞逃。

然而,黑龙岂能容他?大战如此惨烈,让它恨意滔天,当即抽出神念控制龙珠,誓杀水君元神,斩草除根!

水君已经来不及逃入府内,便向十大新晋府将所在的方位拼命遁去。

龙珠跟进,却留了个心眼,特意保持了一段距离。

果然,水君狡诈如狐,元神经过十大府将的时候,朝它们眉心一抓。符箓发光,禁锢其躯,十大府将的妖丹不受控制地飞出,砸向龙珠,猛然炸开。

若非黑龙有先见之明,必然要吃个大亏!

十大府将的自爆虽然没能让水君挽回败势,却为他争取到了短暂而又宝贵的逃命时间,水君飞遁,想要逃离洪湖。

龙珠里传来一阵龙吟,黑龙神念裹带着龙珠撕开一条神火大道,追杀而去。

它不怕把肉身放这儿,先不说现在还有谁能割开龙鳞伤及真身,就算有,也绝对不敢!任谁都看得出来水君已是穷途末路,哪个妖修若还敢大胆妄为,日后必遭清算!

远处,苏恒心脏怦怦直跳,在他藏身的假山不远处,正插着一柄如梦似幻的神剑。

九天玄玉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