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闷声突起,冷月舞和布落云心弦都是一颤。

铁拳穿过,布落风头颅“砰”地爆碎,红的血肉、白的脑浆混合在一起,骨屑飞溅,触目惊心。

苏恒拳头顿住,面对如此血腥的画面,他的眼中古井无波,冷漠地看着身前那具生机飞速消逝的躯体,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。

布落云两眼通红,额头青筋暴跳,双拳紧紧攥起,一股暴戾的杀伐之气自内心深处腾起,喷薄预发。

冷月舞心中一凛。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