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出角斗场,清灵还是感觉如置梦幻之中,她竟然真的脱离了石家,这就像是童话,美好的让人不敢相信。

“师兄,谢谢让清灵重获自由。”蓝战武再次感激道。

“有完没完啊!”秦齐分外郁闷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,“我说,明明是救了她好不好,麻烦把功劳往自己身上揽行不行?”

闻言,蓝战武却是摇摇头,认真到:“不,要是没有师兄,我根本带不走清灵,一切都是我自己想的太简单了,结果只是无用功。”

给老子滚!

秦齐翻了个白眼,就没见过这么拗的。

“不是的,蓝大哥帮了我许多,要不是,我一定无法获得自由!”清灵急忙道,充满了感激。

而且那眼神中,秦齐看到了付彩宣或者司徒静看着他时的光彩,这可不仅仅是感激这么简单的。

“是我还不够强。”

“已经很厉害了,的剑意,就算是青少的天青拳意都不敢说胜过呢!”

“还不够。”

“还年轻,以后再努力,一定能变得很强很强!”

仲夏日下的清凉写真

“或许吧。”

“我相信一定可以的。”

喂,们两个够了啊,秀恩爱死得快知不知道!

真是靠了,还想着怎么撮合他们呢,结果被秀了一脸,秦齐感觉他根本没必要去撮合他们,根本就是多此一举嘛,就这模样,这辈子还能有别人?

“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,再决定以后该怎么做。”秦齐道。

三人找了一家酒楼住下,路上蓝战武也跟秦齐说了他跟清灵的事情。

原来当初蓝战武离开开元宗之后就一路历练,而这家伙修炼起来是疯狂的,根本不计生死,终于在一次与妖兽大战之中,身受重伤,几乎死去。

靠清灵把他救了起来。

清灵是石家的执剑侍女,与一般的侍女不同,可以修行,那次也是外出历练,这才救下了蓝战武。

之后的事情就简单了,以蓝战武的性子,知道了清灵的处境之后当然要将她救出来,然后就有了角斗场死斗的事情。

原来是美女救英雄,这好事秦齐怎么摊不上啊。

“对了,师兄来这闵苍山做什么?”蓝战武问道。

“我要去太玄器宗找一样东西。”秦齐道。

“太玄器宗?”清灵眨了眨眼,道:“那里最近倒是有一件大事发生。”

“哦?说来听听。”秦齐来了兴趣。

“太玄器宗正在举办炼器大赛,据说如果能拿第一,可以得到一枚灵玉,似乎是叫什么四甲罪玉吧。”清灵回忆道,她好歹也是青少身边的人,知道的东西并不少。

而听得此话,秦齐心中顿时大喜,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不费工夫,四甲罪玉竟然就这么出现了!

“弟妹,可帮了我大忙!”秦齐哈哈笑道。

炼器大赛什么的,大不了就去参加,反正秦齐对自己的锻造术极有自信,他就不信还能失败。

清灵脸颊微红,这“弟妹”二字,让她害羞不已。

“不过想要参加炼器大赛并不容易。”清灵接着道。

“有什么限制吗?”秦齐道。

“这个大赛只有器宗内部的人可以参加。”清灵道。

“难道没有特例?”秦齐皱眉,这么一来,他岂不是只能去抢了。

“倒也是有的,据说各大势力都有一个推荐的名额,因为在太玄器宗眼中,一般的锻造师根本不入眼,也只有各大势力培养的锻造师才有资格与他们较量。”清灵道。

这太玄器宗,还真是自负,以为锻造术独步天下了吗?

不过太玄器宗以炼器闻名,倒也可以理解。

“这可怎么弄,老子上哪去弄这个名额?”秦齐有些郁闷,好好一个大赛,不设条件不就好了,还非要自命非凡,设这样的门槛,有意思吗?

不过吐槽归吐槽,秦齐还是得去搞一个名额才行。

清灵看着秦齐,有些迟疑的道:“事实上,南宫小姐便有一个名额的,南宫家乃是大家族,而且在天山郡之外,这一次肯定不会特意派遣锻造师来参赛,师兄若是可以找到南宫小姐帮忙,说不定她就能把这个名额给。”

“南宫舞儿?”秦齐嘴角扯动了一下,不要这样吧,刚刚还把对方得罪了。

“除此之外,其它的势力都已经派了锻造师前来,毕竟能跟太玄器宗的锻造大师们交手,对于任何锻造师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机会,自然不会放弃。”清灵道。

“这么说,也就南宫舞儿还能提供一个名额?”秦齐脸色有些不好看。

“应该就是这样了。”清灵道,也帮不上忙。

真是日了狗了!

秦齐无语,不过这件事还要先放一放,“师弟,接下来先带着弟妹回去,去莫家,那里有武宗的高手保护,量石家的人也不敢追杀到那里。”

石天浩的确没准备对他们出手,但石天青可不一样,就算他因为石天浩不敢动秦齐,但蓝战武和清灵却不可能放过的。

只是蓝战武却没有答应,而是道:“师兄,之前我寻到了一处险地,如去那里不仅可以躲避追杀,还能磨砺己身,我想去那里,一路变强!”

秦齐张了张嘴,算了,多说无益,反正蓝战武这固执的性子多半也不会听他的。

“那她呢?”秦齐指着清灵。

“还请师兄送她去莫家。”蓝战武道。

妹啊,的妞让老子送!

清灵却急忙摇头,道:“蓝大哥,我跟一起去,两个人也好有个照应!”

“不行,太危险了!”蓝战武摇头。

“蓝大哥,可别忘了,我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,我的实力,甚至还要在之上!”清灵道。

闻言,蓝战武发现自己竟是无法反驳。

“行了,两个人的确有个照应,要去就一起去吧。”秦齐道,同时兑换了大量的资源给他们,其中还包括了冰与火之歌的套装。

哥的三秒真男人传给们了,这种防御,总不至于死吧。

“师、师兄,的宝贝也太多了吧!”清灵瞪大眼睛,秦齐这可是大手笔,青少都比不过。

“那是!”秦齐呵呵一笑,事不宜迟,当下就送他们离去。

一路隐蔽,精神力与噬魂剑影决齐动,掩盖了所有气息,就是石家的眼线也发现不了他们。

才刚见面,又分别了,不知下一次见面会是什么时候,不过以蓝战武的性子,只要不死,下一次见面时他必然可以变得无比强大!

秦齐期待那一天。

“嘛,人也送走了,接下来,去会会南宫小妞吧。”秦齐吐出一口气,回到闵苍山,一路找到了南宫舞儿。

她并没有刻意隐藏行迹,所以找到她并不难。

“秦公子竟然会来找我,倒是稀奇,就是不知我这小家小户,又能帮到秦公子什么?”南宫舞儿品着一杯香茶,挑了挑眉毛,淡淡道。

妈的,这口气真让人窝火。

不过现在有求于人,先忍了,而且秦齐没皮没脸,这点讽刺可没有半分用处。

“南宫小姐,之前与石天青一战,在下伤到了脑子,所以才会出言冒犯,此次在下过来,就是专程来道歉的,想必以南宫小姐的广阔心胸,必然不会与在下计较这点细枝末节,再说南宫小姐这般倾城倾国之色,若是生气,这脸上也是会长皱纹的呀,那样多不好!”秦齐上来就是一顿胡扯。

南宫舞儿眼角抖动了几下,完没想到秦齐是这样的人,这也扯得离谱了吧。

“秦公子看来脑子的伤还没好啊。”南宫舞儿淡淡道。

“怎么会呢。”秦齐呵呵道。

“我带着面纱,公子怕是看不到我的容貌吧?”南宫舞儿道。

“区区面纱,哪里遮掩的了小姐的倾世容颜,或者小姐可以摘下这面纱,然后比对一番,看看在下说的可对!”秦齐道。

“哼,想的倒美,我娘说了,第一个看到我容貌的男子就会成为我的丈夫,我怎么可能摘下来?”南宫舞儿道。

“不早说!”秦齐翻了个白眼,手里已经多了一块面纱。

南宫舞儿美目瞪圆,她脸上的面纱,不见了!!